资讯行情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资讯行情

适我无非新—— 读《流风回雪》有感

作者: 来源: 日期:2015/8/22 14:55:59 人气:2183
作者:黄鹤钟

一、    诗话能表心志
  “适我无非新”,这是王羲之的一句诗。通读《流风回雪》,一股清新之气扑面而来,由此想到“适我无非新”之句。书中所述,均“谈吐无粗线条,咀嚼尽细表情”,散发出悟道于自然的抒情怀感,以及作者的人文意识与审美意识互为表里,相辅相成,充分反映了作者独特的审美感、表现手法和艺术形式,极有“动于心宽”而生感慨,宽乃“博大”,气势就在其中。
   “治气可以清心”、“因人营造情怀”是引用书中语句,我添加了“治气”和“因人”。读一本好书,并能启示和心得。《流风回雪》的作者瞿利军将深奥的艺术娓娓道来,多是素常生活的感悟之情,貌似平凡无奇,却包含深入浅出的情感流露。给人以“精骛八极,心游万仞”那般的展开灵动的想象空间。
   阅读文章,随处可见作者借用诗句来表明自己的心迹,这不是简单的妆点或修饰,而是对诗境的理解,熟读诗书可丰富自己的艺术修养,陆游的“功夫在诗外”,点到的也许是生发创作灵感的必由途径,这也是诗的魅力所在
  《尚书·舜典》“诗言志,歌咏言”渗透在作者的自述中,不妨将“艺为心之志”一语来概括作者对“感于物而动”的体验。
  “天下第一好事,还是读书”,这是季羡林为沈从文的《神巫之爱》写的序。读一本好书,更是大好事,犹如品饮醇香的美酒,好书能使人“酒不醉人人自醉” 。《流风回雪》确实写得很美,如同花香扑鼻。“感觉的串联”是这本书的动人之处。读来无不“游心”于审美之中。
  人的感情活动创造了艺术,然人工创造的美并不全是艺术的美,其中大体可分为两类:“物质文明型”与“精神文明型”的审美取向或审美价值观的不同。艺术语言有其独特的表现方式和手段,与其独特的物质媒介进行艺术创作。如何确立自己独有的美学特征和艺术特征?书中给出的答案令我耳目一新,如“淬炼洪荒”篇章,说的是对仿古玉的思考;“天然去雕饰”篇章则谈论化繁为简的技法运用;“诗意地栖居”篇章叙述了情怀的营造;再如“小构筑,大世界”、“天地都在方寸间”等篇章都直言了创作构思的灵机闪现,以及“以心御器”营造中的以我之见,这些在以往的玉雕论著中极为少见,作者对艺术的思考颇为系统并有鲜明的见解,表述出的心境语言充分反映了作者在艺术造诣上的深度和创作空间上的宽度。
 
  二、纵情造器
  在瞿利军看来,情感发挥是创作的源泉,最能体现作品的内涵美,抒发对自然和生命美质的赞叹。创作也是一种新感悟下的灵机闪现,予以技巧表现。正如他的《流风回雪》,开篇中首先语“对于所有艺术创作而言,没有技艺之前,技艺就是一切,拥有技艺之后,情怀就是一切”,由此有感,晋人王戎云:“情之所钟,正在我辈份。”
  情怀可以理解为一种文化心理,怀着对美的追求,发乎于情,历来是诗人泄露潜意识的审美理想,其动机在于表现自我与隐藏自我之间。这就是诗境的艺术美感。
  传统玉雕设计理念的浸润下,探索新的审美形式,是新一代玉雕人内心的驱动力,瞿利军自有独到见解,在“灵机”篇章中如是说:“灵魂是自由的,形式才会百千变化,无有束缚,灵气的神采便滋滋冒出来,根本无需刻意、强求。”富有诗意的咏唱,揭示其对创作设计的深切领悟,如停留在传统意识下的“因材施艺”,是一种僵化或以偏概全的旧思维。谈起发展和创新。他所表达出的“以心御器”的观念,是对当代玉雕艺术审美感触和解韵。“以心御器”强调了形美之上的“意美语境”。想到“人心的定律”与“自然物象最后最深的结构”之说的真意,艺术有多层结构,其核心是心境。
  “以心御器”使我联想到“神与物游,物我两忘”,赏鉴瞿利军的作品具有自我情调的和谐浑融的抒情气息,可借用沈从文称自己的创作是“用人心、人事作曲”来形容瞿利军的作品甚为贴切,用“心”创作已成为瞿利军玉雕设计上的艺术追求。注重气势而不失灵巧,力求形象的完整性,并使远观和近赏的视觉效果完美结合,显示出个人艺术的气质与气度,是其风格的基本要素。
  书中谈及,作品“蛙”、“笔洗”给人圆润、柔和之美感,它的“美”属于“优美”,没有一点矫揉造作,没有偏于技巧的夸张,有的只是自然情趣和艺术雅致。用他的话说:“千言万语、万语千言,似乎,所有艺术的至高境界,到了最后,就归结为两个字——自然。无怪乎老子在《道德经》说:‘人法地、地法天,天发道、道法自然。’真正智慧”
  从小喜欢美术、攻过中国画、搞过微刻、自学雕塑的他,对艺术的理解颇为系统,尤其能从传统诗词的审美感悟中汲取滋养,在这些宽容的艺术时空中拉近了“审美创造”自然需要的“心理距离”,这种“心理距离”造就了移情作用,即我的情趣和物的情趣,时会相通相融,这一点在书中描述得意味深长而悠远,自有妙理,故读后兴趣丛生。
 
  三、风格与人格
  艺术活动是一种经验的形式和认识的形式,是借助于个人想象活动而实现的,是由生活情感转化为审美情感,马克思曾说过:“风格就是人”、“形式是我的精神的个性。”《文心雕龙》:“各师其心,其异如面。”这应是艺术创作意境。
  当今,确有一些出于眼前功利目的之人,为图省事省心,而一味模仿他人的作品形式,只要受人青睐,不用多久,就会“遍地开花”已成俗风,谁都能,都敢模仿,甚直截模仿。我认为:不可取、不可为。凡事应有度有序,有所为有所不为,一味的模仿他人,应自感其卑下,仅是低能的恭维者,丢掉了人品,玷污了艺术创作、侵犯了知识产权。瞿利军则认为:“成功的艺术创作,需要两方面特质,一是艰难刻苦的积累,二是灵光一现的灵感。”有人说过:“一个灵感不会在一个人身上发生两次。”同一个灵感更不会在两个人身上发生。“徘徊在雅与俗的边缘”一节中泛泛而谈了个人鲜明的视点。
  艺术亦离不开学识和素养,既要多读书,又需观察生活,它有一个积累的过程,没有捷径可走,只有博学精研,蓄之胸中,方可自然纵横,尽情发挥。杜甫诗云:“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此道理是相通的。当然还有待“化书卷见闻作吾性灵”,这就是把思想情感炼铸成生动感人的艺术形象。读过《流风回雪》,便有了“天地入胸臆,吁嗟生风雷,文章得其微,物象由我裁”。如入胜境之感。风格可有不同的选择,但品位是经意的结果,是艺术家人品的展示。
  作为一个搞艺术的人,瞿利军以实践作出了表率,就个体条件下,尤为重视艺术家的人品人格。书中自然流露出作者的心声,“无本不立、无文不行”是《礼记·礼器》中所说。可谓人格人品便是艺术创作的“本”。古人常言:“言,心声也;书,心画也。声画形,君子小人见矣。”(《法言·问神》)他也认为:“生活枯竭,灵感不来,虽然有得,但好的不多。”为此瞿利军得出的结论是:灵感是“无功利性”、“无情感性”和“需刺激性”的精辟见地,便是他的艺术心语,创作主体的天生心灵、气质、才能的表现。想创作出优秀作品,首先要雕琢好自我人格。不失为格调。
 
  四、艺术的真谛
  中国传统艺术就是线的艺术,特别是书法。有人曾说:“书法艺术取之于古代玉雕艺术。”八十年代初,我进修于中央工艺美校,始对“线”有了新的认识,加强了线的形式美的研学,如以线造型、线的质感和变化。结构和装饰也离不开线的运用,线条也是情感和生命力的体现。线如音乐,有韵律和节奏感;线如诗词,赋予意境和情怀。
  “直线冲破温柔”是瞿利军在书中所言,并注释了对线的游心思哉。“玉雕上的线条也是有表现和表达的功用和意义,又因为玉石本身独特的文化,审美意义使得玉雕中的线条运用有着更为特殊的形式和韵味。”话中反映了作者对传统玉雕的理解和对当代设计新理念,两者相互贯通,“直线冲破温柔”从字面上就能看到一种“气”,气就是线的艺术生命力。
  传统艺术讲究“流动的美”,线的形式美甚有学问,也很有趣。“线条本身就是一种抽象语言要素,是从客观对象中剥离出的虚拟的视觉造型语言,在这种抽象语言的背后却又隐藏着诸多的审美意义。”他说出了自己的审美体验,而富有哲理的“空白的饱满情绪”,话语中亦蕴藏了富有隽永韵味的画理,同样渗透到他的创作生态中另一“桃花源”。“桃花源”成为文人心目中的一种寄托。“而我作为一个玉雕艺人,把心中的桃花源呈现在白玉之上,也算是对吴门文人寄情于物的一种映趣吧。”看似平淡之言,却充满了诗意美。反映了个人文化格调和艺术风雅。人们常说:书为心画。我带着赏析的心态,读完了《流风回雪》,说的是苏州玉雕创作与审美,但给我留下的是艺术风格美和唯美人格的结合。由此感慨艺术的真谛必须具备一定的艺术修养和个人的独特气质。
  冯友兰先生说:“中国的文化讲的是‘人学’,看重的是人。宗白华先生说:“中国向来把‘玉’作为美的理想。玉的美,即‘绚烂之极归于平淡’的美。可以说,一切艺术的美,以至于人格的美,都趋向玉的美;内部有光采,但是含蓄的光采,这种光采是极绚烂,又极平淡。”《流风回雪》是一本讲雕玉的书,极平淡又极绚烂,故有“适我无非新”的本文标题。
下一个:暂无信息
新闻资讯
联系我们
苏州市玉石雕刻行业协会
地址:苏州市西北街88号  
电话:0512-67548522
   0512-67511005

 关注微信公众号

友情链接
1
1
1
1
1
1
1
1
1

苏州市玉石雕刻行业协会 地址:苏州市西北街88号 邮编:215001
电话:0512-67511005 传真:0512-67541506  E-mail:2765168095@qq.com
Copyright © 苏州市玉石雕刻行业协会 苏ICP备15024169号 技术支持:仕德伟科技 *建议使用IE6.0以上浏览器 1024×768及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站*E站统计 网站建设仕网云智能建站